CIFF中国家具博览会
2024年第53届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    广州·广交会展馆/ 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
2024年第54届中国(上海)国际家具博览会    上海虹桥·国家会展中心
2024年中国(天津)国际家居博览会             国家会展中心(天津)
   
24h展位预定:13020162130

AZ为何频频爆买中国Biotech?ADC、GLP-1、CAR-T之后,下一个会是什么?

AZ为何频频爆买中国Biotech?ADC、GLP-1、CAR-T之后,下一个会是什么?

不足一月,阿斯利康再度出手,拿下安锐生物EGFR L858R抑制剂。


日前,安锐生物宣布与阿斯利康达成独家选择权和全球许可协议,开发并商业化一款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L858R突变的新型变构抑制剂,作为治疗晚期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潜在新疗法。根据协议条款,阿斯利康将获得一款新型EGFR L858R变构抑制剂的独家许可,用于全球开发和商业化;安锐生物将获得高达4000万美元的预付款和近期付款,超过5亿美元的研发和商业化里程碑付款,以及全球净销售额的分级特许权使用费


640.png

事实上,近期阿斯利康在全球市场动作频频,对中国企业也是出手“阔绰”,频频刷屏。除了此次与安锐生物的合作,2023年12月12日,阿斯利康11亿美元收购Icosavax,获得RSV/MPV联合疫苗;2023年12月26日,阿斯利康斥资12亿美元收购中国CAR-T疗法公司亘喜生物,不断扫货优质资源。


有观点指出,近年来,MNC们在对旗下管线进行削减的同时,也在通过并购扩张新的领域,为自己打造新的增长曲线。从阿斯利康的举动来看,也透露着其再度拓展业务板块的价值目标,尤其在成功押宝德曲妥珠单抗(Enhertu,DS-8201)之后,阿斯利康似乎正在寻找下一个机会爆发点。



01
重磅产品遭“围剿”
阿斯利康相中本土产品


据悉,此次阿斯利康被授予独家选择权的是安锐生物旗下一款新型EGFR L858R变构抑制剂,该创新产品旨在解决目前EGFR抑制剂的耐药难题。而且在联合用药时,该变构抑制剂具有增强疗效的潜力。


作为一个经典靶点,围绕EGFR的靶向药物开发了一代又一代。从一代的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到第二代的阿法替尼、达可替尼到第三代的奥西替尼、阿美替尼等,EGFR-TKI相关产品的上市,使EGFR阳性的NSCLC患者生存率得到大大提高,其中最负盛名的就是阿斯利康的奥希替尼。


自上市以来,奥希替尼就表现出了强劲的销售势头。据有关统计,2015年奥希替尼销售额为0.19亿美元,2016年就飙升至4.23亿美元,2017年更是高达9.55亿美元。2022年奥希替尼全球销售额高达54.5亿美元,成为阿斯利康最畅销药物。


面对庞大的市场,药企纷纷加入竞逐。针对奥希替尼的耐药性问题,多家药企以此为突破点,开启了对奥希替尼的围攻战。


比如在此前的2023 ESMO大会上,强生放出了其核心产品埃万妥单抗(Amivantamab)和奥希替尼的头对头Ⅲ期临床试验结果。埃万妥单抗是一款靶向EGFR和c-MET的双抗,其不仅能够抑制EGFR和cMet表达以及其下游通路,还可将癌细胞阻碍在G1期并诱导细胞凋亡。埃万妥单抗于2021年5月获FDA批准上市,用于经含铂化疗后进展的 EGFR 外显子 20 插入突变(Ex20ins) NSCLC。


数据显示,埃万妥单抗和拉泽替尼(强生的另一款EGFR-TKI)联用能比奥希替尼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3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达到23.7个月,比奥希替尼多7.1个月;总生存期(OS)数据尚未成熟,但表现出了积极趋势。


在克服奥希替尼耐药方面,第一三共的HER3 ADC药物——U3-1402(HER3-DXd,Patritumab deruxtecan)也取得了初步进展。此外还有多款第四代EGFR-TKI 、单抗、PROTAC、联合疗法强势布局,围剿奥西替尼的市场份额。


市场观点指出,此次阿斯利康以5.4亿美元的总价引进安锐生物的EGFR L858R变构抑制剂,原因之一正是瞄准该产品有望解决目前EGFR抑制剂的耐药性问题的潜力;其二则是可以通过与奥希替尼联用增强其活性。因此,不论是奥希替尼耐药后线治疗还是联合疗法,这套EGFR药物组合连招均将有望巩固奥希替尼王者地位。


02
扫货潜力管线
如何捕捉下一个“风口”


提起阿斯利康的收购,其在罕见病领域以总金额390亿美元并购Alexion的新闻还历历在目。


2023年全年,阿斯利康再次瞄准新领域,多次在国内外市场出手收购。仅在中国市场,阿斯利康就达成了多项合作交易,在ADC管线、代谢疾病领域以及细胞治疗领域进行了多点布局。其中,12月26日,阿斯利康以12亿美元收购国内CAR-T领军企业亘喜生物,更是促成了中国生物医药行业有史以来,第一个MNC完整收购中国Biotech的案例。

CinCor专注于开发治疗顽固性和不受控制的高血压以及慢性肾病的新型疗法,该公司的主要产品是酶抑制剂baxdrostat(CIN-107),靶向治疗抗药性高血压。Baxdrostat是一种醛固酮合成酶抑制剂(ASI),拟用于难治性高血压的降压治疗,可以直接抑制醛固酮的生成。


据悉,醛固酮涉及多种疾病,从Cincor的管线分布可以看出,其管线基本覆盖所有相关疾病领域。此外,Cincor正在推进中的管线有高血压、慢性肾病,以及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管线布局十分全面。此次收购加强了阿斯利康的心肾疾病领域在研新药产品管线。


在靶向Caudin18.2的ADC药物领域,阿斯利康选择押注康诺亚/乐普生物的CMG901。2023年11月,ASCO大会上,CMG901在晚期胃癌/胃食管结合部腺癌受试者中的I期临床试验(Abstract 434420)结果发布。所有受试者均接受了至少一线的标准治疗(既往中位治疗线数为二线),74%的受试者既往接受过抗PD-1/PD-L1治疗。89例可评估的Claudin 18.2阳性胃癌/胃食管结合部腺癌受试者在三个剂量组的确认的客观缓解率(ORR)为33%,确认的疾病控制率(DCR)为70%。其中,2.2mg/kg剂量组确认的ORR为42%,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为4.8个月。


在大热的GLP-1赛道,阿斯利康与诚益生物合作的ECC5004目前正在美国开展I期临床试验,以评估该药在健康受试者和2型糖尿病(T2DM)受试者中的安全性、耐受性、药代动力学和药效学,其中在健康受试者进行的单次口服递增剂量(SAD)部分已经完成,在T2DM受试者的多次递增剂量(MAD)部分正在进行当中。


事实上,阿斯利康在心血管及代谢疾病等赛道从临床开发到商业化已有多年布局,例如在糖尿病领域,其SGLT2抑制剂全球销售额正在高速增长。此外,在临床开发阶段,阿斯利康也在开发其他多肽类的GLP-1受体激动剂。同时阿斯利康还有更多的管线项目同步推进,具备提供其他能与ECC5004进行联合用药的多款产品的潜在可能性。


年末的收购大戏由阿斯利康将以首付10亿美元收购亘喜生物结尾。这是中国创新药企第一次被跨国药企全资收购。


此次收购,阿斯利康意在亘喜生物的CAR-T平台和以BCMA/CD19的双靶点自体CAR-T(GC012F)等多个细胞疗法产品。相较于诺华、强生等其他跨国药企,阿斯利康在CAR-T领域的进度相对慢一些。但近年来,阿斯利康也开始加快细胞疗法领域的动作,逐步构建针对实体瘤的多个CAR-T和TCR-T管线。阿斯利康对亘喜生物的收购也被看作是对CAR-T领域的“加注”。


盘点阿斯利康重点布局的管线,不仅有十分热门、竞争激烈的领域也有相对小众的罕见病投入,这与近年来细分领域激烈的市场竞争不无关系。无论是肿瘤药抑或减肥药、ASO疗法、免疫领域,头部药企们纷纷涌入投入大量资金。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在全球市场环境压力之下,迫切需要拓展更多的商业可能,MNC们也在通过并购扩张新的领域,看向其他目前市场格局竞争相对较小,或仍存在未被满足需求的领域,这或许也是药企们布局打造下一轮增长曲线的一种探索。